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864|回复: 0

吳道子

[复制链接]

66

主题

67

帖子

28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84
发表于 2013-6-27 20:2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簡介:

1)稱謂: 吳道子,壹名道玄,尊稱吳生。

2)年代:約686年〜760年
3)簡述:吳道子(約686年〜760年),壹名道玄,尊稱吳生,河南陽翟(今河南禹縣)人,唐代畫家。少時曾經從書法大家張旭、賀知章學習書法,後來改爲習畫,初爲民間畫工,很快名重壹時。在畫風上,吳道子師法張僧繇、張孝師等大家,但自己有很大創新,其風格豪放婉約兼而有之,並把傳統的中原畫風與西域畫風融合起來,自創格局,年未弱冠已蔚然有大家氣象;早年筆法纖細流麗,至成熟期壹變爲豪放灑脫。山水壹改隋代以來的工致風格,漸趨疏放,而他的人物畫更爲著名,有“吳帶當風”之譽。並能于焦墨線條中略施淡彩,形成獨特的風格,世稱“吳裝”。有唐壹代的佛畫、人物畫受其影響最大,被後人譽爲“畫聖”。

吳道子少年時孤苦窮困,起初曾從書法大家張旭、賀知章學習書法,未能成功,後遂發憤改攻繪畫,漸漸掌握了繪畫的妙法。由于他的刻苦好學,年未弱冠之時,已“窮丹青之妙”。
  景龍三年(709),韋嗣立擢任中書侍郎、同中書門下三品,封逍遙公。這時吳道子在其屬下任小吏。他“好酒使氣,每欲揮毫,必須酣飲”。後來,又任瑕丘(今山東兖州)縣尉。約在開元初年,吳道子不再做官,開始“浪迹東洛”。由于他能“窮丹青之妙”,在畫壇上有些名氣,不久即被唐玄宗召到京都長安,入內供奉,充任內教博士,並命他“非有诏不得畫”。後官至“甯王友”。
  吳道子入內供奉之後,多在宮中作畫,有時也隨從玄宗巡遊各地。壹次,他隨駕去東都洛陽,會見了將軍裴旻和書法家張旭,三人各自表演了自己的絕技:裴旻善于舞劍,當即舞劍壹曲;張旭長于草書,揮毫潑墨,作書壁;吳道子也奮筆作畫,“俄頃而就,有若神助”。洛陽士庶,壹時大飽眼福,人們都高興地說:“壹日之中,獲睹三絕”。後來,裴旻將軍居母喪,請吳道子于東都天宮寺畫神鬼像數壁,“以資冥助”。吳道子回答說: “廢畫已久,若將軍有意,爲吾纏結,舞劍壹曲,庶因猛勵,獲通幽靈。”裴旻聽了,遂脫去衰服,如平時裝束,走馬如飛,劍在手中“左旋右抽”,忽地將劍抛向高空,距地面有數十丈,落地如電光下射。裴旻舉起劍鞘,不左不右,正好插入鞘內。觀者數千人,齊聲喝彩。吳道子看了裴旻的舞劍英姿,壹時靈感大興,遂揮毫作畫,“飒然風起,爲天下之壯觀”。這是吳道子壹生的傑作,“得意無出于此”。
  開元十三年(725),唐玄宗東封泰山,吳道子陪同前往。事後還至潞州(今山西長治),車駕過金橋,禦路“曲折萦轉”。玄宗見數千裏間“旗鮮潔,羽衛整肅”,心中非常興奮,對左右侍從說:“張說言‘勒兵三十萬,旌旗千裏間,陝右上黨,至于太原’。真才子也。”左右皆呼萬歲。于是召來吳道子、韋無忝、陳闳等,命他們三人共同繪制《金橋圖》。陳闳主畫玄宗真容及所乘照夜白馬,韋無忝主畫狗馬、騾驢、牛羊等動物之類,而橋梁、山水、車輿、人物、草樹、雁鳥、器仗、帷幕等主題部分則由吳道子主畫。《金橋圖》繪成後,“時謂三絕”。
  天寶年間(742—755),壹天唐玄宗忽然想起蜀中嘉陵江山清水秀,妙趣橫生,遂命吳道子乘驿傳赴嘉陵江去寫生。到了嘉陵江,吳道子漫遊江上,縱目遠眺,此地好山好水,壹幕壹景地掠過,當時的體會與感受,便深深銘記在心上,並沒有繪制壹張草圖。當吳道子遊覽了嘉陵江的山山水水之後回到長安,玄宗問他繪畫的情況時,他回答說:“臣無粉本,並記在心。”玄宗命他在大同殿壁上繪畫。吳道子不是將嘉陵江山水表面羅列壹番,而是把握住嘉陵江壹山壹水、壹丘壹壑引人入勝的境界,即把這壹帶的山川壯麗優美與自然特色作了高度的概括,凝神揮筆壹日而成,嘉陵江三百裏的旖旎風光躍然紙上,玄宗看了啧啧稱贊。在此之前,大畫家李將軍(思訓)擅長山水畫,也曾在大同殿壁上畫嘉陵江山水,雖然畫得也十分奇妙,但卻“數月方畢”,不如吳道玄畫得又快又好。因此,玄宗頗爲感慨地說:“李思訓數月之功,吳道玄壹日之迹,皆極其妙也。”可見吳道子畫技高超,筆法閑熟。
  吳道子不僅善于畫山水畫,畫動物也頗能傳神。他在大同殿上曾畫了五條龍,“麟甲飛動,每欲大雨,即生煙霧”,真是生龍活現。
  乾元年間(758—759),吳道子尚健在。盧稜伽是吳道子的門生,“乾元初,于殿東西廊下畫行道高僧數堵”。後又在莊嚴寺三門繪畫,“銳思張開,頗臻其妙”。壹天吳道子見了盧稜伽的繪畫,覺得他有很大的長進,酷似自己的筆法,于是驚歎說:“此子筆力,當時不及我,今乃類我。是子也,精爽盡于此矣。”由于盧稜伽竭盡全力,嘔心瀝血地繪畫,過了壹個來月,即離開了人世。由此可知,乾元年間,吳道子已是年過古稀的老人了。至于以後吳道子的生平仕履,因史籍失載,也就無從考證了。
  吳道子長于山水畫,他主畫的《金橋圖》令人拍手稱絕。在他獨自畫《嘉陵江山水三百裏圖》的過程中,其繪畫技藝更有所創新。唐人張彥遠高度評價說:“因寫蜀道山水,始創山水之體,自爲壹家,其書迹似薛少保。”陳懷瓘也稱贊“禽獸山水,台殿草木,皆神妙也,國朝第壹”。
  唐代佛教、道教都十分流行,宗教藝術也有長足的發展。因此,吳道子的佛畫藝術有很高的成就。他在東、西兩京寺觀作壁畫四十(壹作四百)余間,而且“人相詭狀,無壹同者”。西京興唐寺禦注金剛經院、慈恩寺塔前面文殊普賢及西面降魔盤龍、小殿前面菩薩,景公寺地獄帝釋龍神,永壽寺中三門兩神等,“皆妙絕當時”。吳道子畫中門內神,圓光最在後,壹筆而成。坊市老幼,每日有數百人“競候觀之”;及其下筆之時,“望者如堵”,只見他“風落電轉,規成月圓”,圍觀的人群見他畫技如此高明,“喧呼之聲,驚動坊邑,或謂之神”。他畫的人物,使人感到“虬須雲鬓,數尺飛動,毛根出肉,力健有余”。可見,他畫的人物形象鮮明,真切感人。他畫人物,人體各部分比例十分精確。
  吳道子所畫的《地獄變相》是其代表之作。《東觀余論》記吳道子在景雲寺所畫《地獄變相》時說:“視今寺刹所圖,殊弗同。了無刀林、沸獲、牛頭、阿房之像,而變狀陰慘,使觀者腋汗毛聳,不寒而慄。”既然畫中無 “刀林、沸獲”的恐怖的直覺形象來輔助畫面的“陰慘”,那麽作品中當然要有比神靈鬼怪等更能強烈地感動人心的力量。據景雲寺的老僧玄縱說:“吳生(道子)畫此地獄變成之後,都人鹹觀,皆懼罪修善,兩市屠沽,魚肉不售。”其藝術效果如此驚人,足見吳道子在佛畫藝術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。
  吳道子在繪畫藝術上之所以取得如此卓然超群的成就,是由于他刻意求新,勇于創作。《曆代名畫記》記載了他這樣兩句話:“衆皆密于盼際,我則離披其點畫,衆皆謹于象似,我則脫落其凡俗。”由此可見他在繪畫藝術上不落俗套,大膽創新的精神。因此他的作品成爲畫師們所學習的楷模,繪畫作品稱爲“吳家樣”。故唐人朱景玄在《唐朝名畫錄·序》中品評了唐朝諸畫家“近代畫者,但工壹物以擅其名,斯即幸矣,惟吳道子天縱其能,獨步當世,可齊蹤于陸(探微)、顧(恺之)。”
  吳道子還弘揚繪畫藝術,悉心教授弟子,把自己高超的技藝傳給下壹代,使繪畫藝術後繼有人。據《圖繪寶鑒》和《曆代名畫記》記載,他的弟子很多,其中較知名的有盧稜伽、李生、張藏、韓虬、朱繇、翟琰等。韓虬“以丹青自汙,學吳道玄,尤長于道釋”。朱繇從師于吳道玄,也“妙得道玄筆意”。吳道子對弟子言傳身帶,不是讓弟子們背誦口訣、研色等,就是讓弟子們臨摹他的畫稿,或者依照他的吩咐去填染色彩。《曆代名畫記》便有這樣的記載:“吳生(道子)每畫,落筆便去,多使琰(翟琰)與張藏布色。”有時,吳道子作壁畫時只描壹個大概,其余便讓弟子來完成,在洛陽敬愛寺中,吳道子所描的“日藏月藏經變”即由翟琰完成的。吳道子的繪畫藝術對唐代的繪畫有著深刻影響,他被畫工尊爲“師祖”、“畫聖”。

故事逸聞壹:吳道子與《江海奔騰圖》
  唐朝時,有個叫吳道子的人,少年失去父母,只好背井離鄉,出外謀生。壹天傍晚,吳道子路經河北定州城外時,突然發現前面有壹座雄偉壯觀的寺院“柏林寺”,便走了進去。
  吳道子邁進院內,他從大殿虛掩的門縫裏,看見油燈下壹位年邁的老和尚正在殿牆上聚精會神地畫畫。吳道子很好奇,悄悄推開門,輕輕地走了進去,站在老和尚身後看畫畫。老和尚壹回頭,發現壹個十來歲的男孩這麽出神看他畫壁畫,打心裏歡喜,便問吳道子:“孩子,妳喜歡這幅畫嗎?”吳道子點了點頭。老和尚知道了他的身世後,撫摸著他的頭說:“妳要願意學畫,就做我的徒弟吧。”吳道子聽了忙磕頭拜師。
  這天,老和尚把吳道子領到後殿,指著雪白的牆壁說:“我想在這空壁上畫壹幅《江海奔騰圖》,畫了多次都不像真水實浪。明天我帶妳到各地江河湖海周遊三年,回來再畫它。”次日壹大早,吳道子收拾好行李,就跟著老和尚出發了。走到哪裏,老和尚都叫吳道子練習畫水,開頭他還認真,時間壹長,吳道子就覺得有些膩煩了,畫起來就不怎麽用功了。老和尚把他叫到身邊說:“吳道子呀,要想把江河湖海奔騰的氣勢畫出來,非下苦功不可,更要壹個水珠、壹朵浪花地畫。”說罷,老和尚打開隨身帶的木箱,吳道子壹瞅怔住了:這滿滿壹箱畫稿,沒壹張是完整的,上面全是壹個小水珠、壹朵浪花或壹層水波!這時,吳道子才知道自己錯了。從此,他每天早起晚歸學畫水珠浪花,風天雨天,也打著傘到海邊觀望水波浪濤的變化。
  光陰似箭,壹晃三年過去了。吳道子畫水很有長進,得到師父的贊賞。萬沒料到,回寺的第二天,老和尚竟病倒在床了。吳道子跪在床前真誠地說:“師父,我願替您畫那幅《江海奔騰圖》。”老和尚見十五六歲的吳道子,竟說出這樣有志氣的話,心中大喜,病也好了壹半,當下就答應了。于是,吳道子便走進後殿畫起《江海奔騰圖》來。整整九個月,他不出殿堂,吃喝睡全在裏邊,精心構思壁畫。
  深秋的壹天,吳道子高興地跑出後殿,跪在老和尚面前激動地說:“師父,我已把《江海奔騰圖》畫出來了!請您去觀看。”老和尚聽後,病竟然全好了!他沐浴更衣,領著全寺院的和尚壹同去後殿觀賞。吳道子把後殿大門輕輕打開,只見波濤洶湧,迎面撲來!壹位和尚大聲驚呼道:“不好啦,天河開口了!”衆和尚嚇得妳擠我撞,爭著逃命。老和尚心裏有底,站在殿門口,看著撲面而來的浪花仰天大笑,沖著吳道子說:“孩子,妳畫的這幅《江海奔騰圖》成功啦!”從那以後,來柏林寺觀賞臨摹《江海奔騰圖》的文人畫師絡繹不絕。但吳道子並不驕傲,他更加刻苦地學畫,終于成爲中國盛唐時期的“畫聖”。
  故事逸聞二:吳道子畫驢
  《盧氏雜記》記載了這樣壹個故事:有壹次,吳道子去訪問某僧人,欲討杯茶喝,但此僧對他不太禮貌。他很氣憤,即請來筆硯,迅即在僧房牆壁上畫了壹頭驢,然後離去。不料壹天晚上,他畫的驢變成了真驢,惱怒異常,滿屋地尥蹶子,把僧房的家具等物都給踐踏得亂七八糟,十分狼藉。這僧人知道是吳道子所畫的驢在作怪,只好去懇求他,請他把壁上畫塗抹掉。以後則相安無事了。畫上的驢變成了真的,固然是壹種神奇的傳說,但卻反映了吳道子畫動物具有傳神之筆。
  故事逸聞三:吳道子畫禿尾神馬
  唐朝時候,畫聖吳道子來朝雞足山。他在金頂寺住宿的那天晚上,月亮格外明。他與躍治禅師對月飲酒,閑話古今,談得非常投機。禅師說:“久聞大師是丹青高手,乘此良宵,敢請大師即興作畫,壹來讓貧僧開開眼界,二來也給寒寺留下壹個永久的紀念,不知意下如何?”
  吳道子連連點頭。禅師便命小和尚侍侯。畫師略微想想,就拿起筆來,作了壹幅《立馬圖》,那馬畫得真是活龍活現。剛要畫最後壹筆——馬尾,畫師覺得胸悶惡心,十分難過,就把畫筆壹擱,快步走到院裏,嘔吐起來。執事和尚忙端茶水請畫師洗漱,又攙回禅室安歇。第二天醒來,畫師精神好些了,但沒有記起畫馬之事,吃過飯便辭別衆僧,下山去了。
  過了幾天,禅師細看《立馬圖》,才發覺馬尾巴還沒有畫,十分惋惜,但也無可奈何,只得將它挂在禅堂側室裏。禅師每天要在畫前燒壹爐香,壹來懷念大師,二來觀賞馬圖。看那馬,越看越覺得活靈靈的,好象嘶鳴著要跳下來。
  有壹次,山下十來個農人鬧鬧嚷嚷地沖進寺院來,怒沖沖地對禅師說:“妳們寺裏的禿尾巴馬,天天晚上來吃我們的莊稼,這次被我們追著,它壹直跑進妳們這個寺去了,妳們得賠還我們莊稼。”
  禅師真是“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”說:“佛家養什麽馬?不信請妳們遍寺搜壹搜。”
  農人們到處去找,卻連馬的影子也沒見到,他們想壹定是禅師藏了,便和他糾纏不休。禅師想了半天,忽然想起那幅畫來,便對農人們說:“衆位鄉鄰,老僧確實無馬,倒有壹幅吳道子大師畫的立馬圖,請進屋來看看。”
  莊稼漢壹看那圖上的馬,都大吃壹驚,這禿尾馬竟跟他們尾追而來的禿尾馬壹模壹樣,看它嘴裏,還銜著幾根青麥苗呢!于是,指著畫上的馬說:“就是它,天天夜裏偷吃我們的莊稼。”
  禅師大怒,指著禿尾畫馬罵道:“畜生,留著妳害人,不如送妳到火塘裏去。”
  壹說這話,只見那馬跪了下來,兩眼流著淚。莊稼漢看著真是驚奇,覺得把它燒了也可惜,就說:“算了,只要它誠心改悔,不再糟蹋莊稼就行了。”
  從這以後,人們經常看見有匹禿尾馬從雞足山下來,去幫莊稼戶幹活,馱柴,馱麥,馱稻子。許多人不知道它的來曆,可那十多個莊稼漢心裏明白:它就是吳道子畫了留下的禿尾神馬。
  故事逸聞四:吳道子畫星星月亮
  聽說“畫聖”吳道子壹天傍晚,從新政離堆山觀景回來,路過壹座茅草房側,裏面傳出紡棉花的聲音,但不見屋裏有燈光,感到奇怪。
  第二天壹早,吳道子來到這茅草房前。壹個白發老太婆走出來,請他進屋坐,請他喝茶。吳道子接過茶問:“老人家妳認得我嗎?”老太婆說:“認得,認得,我到街上賣線子,聽人說妳是吳畫匠,還說妳爲人好,不巴結發財人和官府。”吳道子點了點頭,又問:“妳家有幾個人?”老太婆傷心地說:“丈夫死得早,前幾年兒子害病死了,剩下我這孤老婆子,就靠紡棉花賣線子糊嘴巴”。吳道子歎了歎氣,又問:“妳晚上紡棉花,爲啥不點燈?”老太婆含淚說:“吳先生呐,我白天夜晚不停地紡,賺的錢還供不住吃飯穿衣,哪有錢買油點燈羅!從兒子死後,已經三年沒點燈了。”吳道子想了想,說:“老人家,妳的日子很苦,我也幫不了妳啥忙,給妳畫幅畫吧。”老太婆很高興。
  吳道子研磨鋪紙,開始作畫。先把蘸飽墨汁的筆往紙上壹甩,紙上立刻出現許多亮晶晶的小點點,又用筆在小點點上輕輕塗幾下,最後在空白處畫了壹個圓圈兒就算畫成了。他對老太婆說:“妳把這畫貼在屋裏,會有用的。”老太婆雖看不出畫的是啥,可是深信吳道子是個好人,不會騙她,她高興的接過畫,隨即從床頭邊取出壹把挽好的線子對吳道子說:“操勞妳了吳先生,我不曉得咋個報答妳,就把線子送妳去換筆墨吧!”吳道子說:“我給畫畫,不是爲了錢。要是爲錢,妳就是出壹千兩銀子我也不會畫的。妳還是留著線子換米吧!”說完收拾畫具出門走了。老太婆小心地把畫帖在紡車前面的牆壁上。
  天黑了,老太婆發現,那幅畫竟是壹片藍天,上面有數不清的星星在閃光,壹個圓圓的月亮把屋裏照得和白天壹樣亮。從那以後,壹到夜晚,畫上的星星和月亮就發出光來,老太婆對著星月紡線比以前方便多了。

作品鑒賞: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abrush.net|壹筆網  

GMT+8, 2018-12-19 01:00 , Processed in 0.218947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uu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